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反邪专区 > 正文

关于邪教“精神控制”的再认识

2017年07月17日 15:08    作者:暖 风    来源:凯风网    [纠错]

  “精神控制”通常是用一种特殊方法打碎人的固有信念,改造形成一种新的观念。其机理是建立在条件反射理论上,通过控制一系列变量,使用种种强化方法,对人的情感、认知和行为给予持续性的影响和控制,使之服从操纵者的意愿,达到归心顺意,建立新观念并形成心理定势的过程。其核心就是让个体的自我心理咨询师,彻底休眠,让个人那双出局反观的眼睛,彻底关闭。世界上基本所有的“邪教团体”,都在使用“精神控制”原理以及方法,准备把握与理解“精神控制”的概念,有利于我国政府的邪教防治与教育转化工作。

   

  一、何为“精神控制”?

  “精神控制”(mind control)也称为“洗脑”(brainwashing)、“高强度说服”(Coercive persuasion)、“思想重构”(Thought reform)的一种形式(Melvin Berge 1985)。冷战时期,这个概念一度被西方国家用来描述社会主义国家的思想改造运动(Lifton 1989)。上世纪50年代,在美国首先出现了精神控制的概念,“精神控制”被新闻记者爱德华·亨特于1951年提出来之后,这一词汇在一些文章中经常与“洗脑”作为同义词替换。20世纪末美国著名学者Mylor认为“精神控制”是“用一种特殊方法打碎人的固有信念,改造形成一种新的观念。其机理是建立在条件反射理论上,通过控制一系列变量,使用种种强化方法,对人的情感、认知和行为给予持续性的影响和控制,使之服从操纵者的意愿,达到归心顺意,建立新观念并形成心理定势的过程”。(Mylor,1991)

  “精神控制”一旦成功控制一个人的精神就可以支配这个人的行动。“精神控制”通常会借助于反复灌输、信息隔离以及行为控制等常规手段,但高明的“精神控制”技术却几乎可以独立于任何可观察的行为控制。这种技术能够让一个人的“意识”处于抑制状态,从而,在规避其意识检测的情况下,将某个观念直接输入其心灵深处的“无意识”之中。但是,“精神控制”不同于道德教化。尽管两者都能改造人的思想,但前者的改造更加彻底。道德教化通常不会消除一个人的自利性,不会颠覆一个人的生活目标,它只是促使人们以一种能被社会认可的方式去实现这些目标。而“精神控制”却可以实现整个心灵的“格式塔转换”,被控者甚至认为过去的全部追求都是虚妄的,而现在的觉醒却类似于再生的感觉。在极端的情况下(比如“人体炸弹”),旁观者甚至推测受控者的自利性己经消失了。

  直到最近几十年,尤其是1978年“人民圣殿教”教徒大规模自杀事件之后,“精神控制”才成为反邪教运动的概念武器。社会科学文献可以对“精神控制”的手段和后果进行描述,但却很难解释一个人的“精神”可以被另一个人彻底“控制”的原因。如今,“精神控制”广泛存在于宗教、军事、邪教等各个领域。尽管脑科学和心理学还没有揭示“精神控制”的全部奥秘,但用于治疗某些精神疾病的催眠术,及其重塑患者心灵结构的惊人效果,均己通过了临床医学的严格检验。相比之下,李洪志的煽情演讲、“全能神”各类布道动员会以及“门徒会”团体的秘密培训等等,都只不过是一些稀释了的催眠术而己。

  二、怎么“精神控制”?

  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在英语世界中,“邪教组织”通常冠之以一个较为中性的词汇一一“狂热团体”(cult),这些“狂热团体”是指那些在犹太教——基督教传统之外或边缘上的宗教群体,比如“穆尼”(Moonie),海尔克里希那教徒,上帝的孩子(Children of God)、耶和华证人(Jehovah Witnesses)、摩门教徒等等。大量实证研究表明,邪教组织通过熟练操作一些心灵改造技术来招募和控制教徒。据美国AFF反邪教家庭基金会的公布的“精神控制”技术主要包括:

  (1)孤立。为防止信徒产生批判性思考,邪教团体把他们从家庭、朋友、社会及不同的观点中孤立起来。

  (2)团体压力。如果周围的人都确信团体的信仰是正确的,受集体压力所致,个体成员就很难坚信自己的看法,不能自由表达意见和观点。

  (3)不断地表示关爱。用刻意的、矫操造作的阿谈奉承、拥抱、贺卡、抚摸等方式让成员感到被关爱。

  (4)拒绝个人隐私。新成员不能独处,以免产生独立思考而有机会对邪教团体的混乱现象反思。

  (5)剥夺睡眠。利用疲劳战术使人丧失自我意识和判断能力。成员被要求超长时间进行各种培训和学习,使他们产生强烈的疲劳感和紧张情绪,从而失去自我,受他人心灵控制。

  (6)游戏。制定令人迷惑的、混乱颠倒的规则,玩令人紧张的游戏,以减少参与者的自信,增加对领头人的依赖。

  (7)思想灌输。邪教组织要求成员谴责当今的价值观和信仰,对“暴露的事实”必须毫无疑问的接受。所谓“暴露的事实”即邪教组织有选择地呈现的一切现象。

  (8)忏悔。许多邪教团体采用忏悔的方式,强制其成员暴露内心秘密,并把他们的忏悔内容记录了下来,邪教头目用此恐吓、威胁和控制成员。

  (9)饮食操纵。控制成员的饮食,以低糖、低蛋白的食物为主,以减少能量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10)强化负罪感。控制成员最基本的人类情感,如负罪感,使他们对过去的犯罪以及世界上存在的罪恶感到难过和自责,相信自己应当对此负有责任,从而强迫其接受时间更长、更艰苦的工作。

  (11)恐惧感。制造成员的恐俱情绪,若成员产生了与邪教头目相反的思想或行为,则宣布成员不是真正的信徒,若成员要离队,本人或其家属就要受到威胁。

  (12)歌颂。一些邪教用不断重复的颂扬或歌唱的方式制造“气氛”,引起成员的“思维停止”,产生半催眠状态。

  (13)着装。某些邪教组织要求着装统一,以减少个人的特征。

  (14)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教导信徒,只有邪教组织掌握着“真理”, 别人都是被误导的,被魔鬼操纵的。

  (15)拒绝与正常“社会人”的关系。大多数邪教组织鼓励成员断绝与家庭、朋友的关系,甚至约会和结婚均由组织统一安排。

  (16)经济手段。以各种方式在经济上剥削成员,如要求成员向团体捐献,通过乞讨或出售物品为团体筹资,要求信徒向团体购买书籍、磁带等资料,或付出高额的培训费。

  在美国,己有几百个邪教成员向法庭、听证人员、媒体记者以及咨询公司证明这些“精神控制”手段确实存在。精神病专家和心理咨询师发现大量邪教成员的情绪反应和智力反应都明显减弱。精神病专家约翰·克拉克曾经对邪教成员的精神状态进行过长达六年半的跟踪调查,他在一份证词中描述道:“他们看上去己经变得相当迟钝,感知范围受到限制,行为方式明显格式化。他们对时事漠不关心,只有在谈论他们的群体和信仰时,才会显得神采奕奕。他们对微小的刺激高度紧张,痴迷于一些令人麻木的陈词滥调。在用文字或语言表达思想的时候,他们能够使用的词汇量很少,并且己经失去了使用修辞技术的能力。即使他们偶尔幽默一下,也不会产生让人发笑的效果。”总之,邪教组织所使用的“精神控制”己经全面而彻底地改变了整个人的心灵结构。邪教首领能够根据他自己的要求重塑教徒的信仰和人格。这个过程发生得非常迅速,有时只需要几天或者几个星期。吉姆·西格曼相信邪教成员会发生“顿悟”的现象,他们的思想和观念会在瞬间改变。

  三、法轮功如何“精神控制”?

  与西方邪教相比,法轮功组织的“精神控制”具有更高的技术含量。尽管法轮功组织也为学员制定了一些行为规范,但这些规范并不像西方邪教那样苛刻,基本不涉及隔离信息、剥夺自由、规范着装和饮食等看起来就明显违反法律的行为控制和环境控制。学员进出也没有强制性的限制。但法轮功组织的“精神控制”效能却一点不比西方邪教逊色,就其对成员心灵改造的深度和广度而言,法轮功组织堪称世界邪教之最。

  法轮功组织借助于东方宗教的“冥想”(meditation)训练来改造学员的心灵结构。“冥想”的目的是实现意识的高度自律,其表面特征是深度的心灵宁静,其内在激励则是在宁静状态中体验到的各种幻觉,而最高层次的幻觉则是“浑然无我”、“天人合一”或“空”,这些幻觉可以让冥想者获得强烈的满足感和愉悦感。冥想其实并不神秘,现代脑科学实验表明,冥想训练可以让大脑活动呈现出规律的脑波,此时支配知性与理性思考的脑部新皮质作用就会受到抑制,而支配动物性本能和自我意志且无法加以控制的自律神经,以及负责调整荷尔蒙的脑干与脑丘下部的作用,都会变得活性化。左脑的平静以及右脑的激活会让脑波自然转成a波。而当脑波呈现为a脑波时(特别是中间a脑波),就会出现身体和心灵的强烈快感。法轮功组织却将冥想的正常功能神秘化,甚至把冥想体验宣称为超能力。由于在法轮功的冥想训练中,学员心灵进入宁静状态后其意识检测功能几乎完全丧失,整个人处于一种自我催眠状态。李洪志所宣称的邪教教义就可以直接灌输进学员的无意识之中,并因此迅速形成坚定而执着的信念。法轮功痴迷者就是这样形成的。重新改造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灵结构之所以非常困难,原因就在于他们的信念从一开始就被植入于心灵深处,这是常规教育手段所无法对抗的。

  在中国,李洪志大肆散布“末世论”、“宿命论”、“开天目”、“放弃对生命的执着”、“求圆满”、“上天国”等谬论,使许多练习者上当受骗,走火入魔。如某地法轮功练习者王某,练功后精神错乱,产生幻觉,认为妻子是魔鬼,就用羊角锤把妻子活活打死。某地一姓马的邪教成员在参加聚会时,听邪教头目说天下要大乱,每个人必须把自己的子女杀死,杀一个可以救活一家。他回家后,竟残忍地用铁锤将自己年仅3岁的女儿和1岁的儿子杀害。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不顾亲情,不顾家庭,不顾学业,这些都是邪教组织通过歪理邪说,对人实施“精神控制”害人夺命的罪恶例证。

  “精神控制”是一切邪教最具危害性的共同特征,然而要使邪教信徒摆脱教主的“精神控制”,重新回归社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我们在现实中要“疏”“堵”结合,一方面,要理性对待,加强宣传学习、提高认识,深入剖析和认识邪教组织的危害性和危害手段;另一方面要结合练习者个人的兴趣爱好,培养积极高尚情操,丰富其精神生活。帮助邪教受害者摆脱“精神控制”的根本点之一是增强自我意识,提高自尊、自信水平,启发其对邪教教主及邪教言论的怀疑、辨证思考及批判意识,使其逐渐摆脱对邪教教主、邪教组织及邪教活动的精神依赖。那么相信有朝一日这些邪教组织惯用的伎俩将无所遁形,施加在信徒们精神上的桎梏也将被彻底打破,邪教也会最终消失。

【责任编辑: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