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反邪专区 > 正文

马培芳回忆:当时像中了邪一样……

2018年01月12日 11:04    作者:口述:马培芳 整理:颜加玲    来源:蜀风网    [纠错]

  我叫马培芳,今年70岁了,每天看着外孙灿烂的笑脸,我很幸福,庆幸自己在家人和社会的帮助下离开了“法轮功”的深渊。回想起痴迷“法轮功”那段噩梦般的经历,当时像中了邪一样……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感到非常后怕。 

  事情还得从1998年开始说起。那个时候,我每天早上要到石马沟菜市场去买菜,跟几个耍得来的老姐妹聊聊天,生活虽然平淡,但很有规律。唯一不足的就是我的腿有风湿,一到阴雨天总是隐隐作痛,整个人都很不舒服。为了治风湿,我吃了不少药,但效果不是很明显,治不断根。一天上午,我买完菜从市场出来,看到几个好姐妹围在路边上,我好奇地走过去看,原来是有人在练“气功”。练“气功”的人跟大家说:“练这个功能强身健体,生了病不用打针、吃药就能治好,而且是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他还说:“练功的人都会得到师父的庇佑,会一生平安,到最后功成圆满后,还能上天成神成佛。”我听得有点心动,几个老姐妹也说:“老马,你不是老是腿痛嘛,试一下嘛,反正这个又不花钱,万一有效果呢……”于是,我从“传功人”手中买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便投入“学法”和练功中。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心理暗示作用,我打坐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老风湿症状好像有所减轻,就觉得“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更加坚定了修练的信心。从此以后,我的生活变了样。我满脑子都是“法轮功”的东西,家里的生活不管了,老姐妹拉着我聊天也不听了,一心想着尽快“上层次”。家人见我练功后像鬼迷心窍一样,多次苦口婆心地劝我放弃,别迷三道四的,我也不听,还跟他们说:“等我的功力提高了,治好病后,就不再练了。” 

  19997月,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看到电视上播报的“法轮功”骗钱残害生命的新闻,我一点也不相信。我怎么也想不通,教人“真善忍”的功怎么能取缔呢?家人的劝说我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觉得他们的劝说是在阻碍我的进修。听到家人“诋毁”“法轮功”,我从一开始的不理会,演变为争吵打架。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家里再没有宁静过。 

  还记得有一天我在家打坐盘腿练功,老伴在一旁说起“法轮功”骗财害命的事,我急得跟他大吵了起来,还“发正念”诅咒他,老伴气得不小心摔倒了。我没有去扶老伴,反而对他说:“没事,你这是在消业,我给你练功,让师父来保佑你。”幸好当时社区工作人员来家里走访,他们及时把老伴送到了医院。老伴摔伤了腿,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才好。事后,社区工作人员对我说:“马孃孃,你说李洪志保佑你,结果反而让叔叔住进了医院。你觉得这法轮大法宣传的练功到底对不对嘛?”我虽然表面上不认同社区工作人员的说法,但心里开始对“法轮功”的信任有了动摇。 

  2000年,我发现自己坐着开始发晕,而且腿脚也开始没力。一天早晨,我站起来的时候一下子眼冒金星,重重地摔在地上。我心里赶紧“发正念”让师父为我驱除病魔,减轻疼痛。结果我发现背上越来越痛,头也晕,幸好这时女儿进来看到我摔在地上,赶忙拨打了120,把我送进医院。医生告诉我:“长期盘膝打坐,血液循环不通畅,如果不治疗,最终会导致肌肉和神经坏死。”面对这个事实,我更加怀疑李洪志和“法轮功”了……后来,在社区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和亲友的劝说下,我终于醒悟过来:“法轮功”是害人的邪教。 

  想起曾经痴迷邪教“法轮功”的经历,我一阵后怕,当时的自己跟中了邪一样,听不进任何人的劝,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及时醒悟,不知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的我每天送外孙上下学,去公园和老姐妹一起跳广场舞,身体锻炼得很好,生活充实而美满。 

【责任编辑: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