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图 > 正文

两千年历史礼州古镇 镇守着西昌“北大门”(组图)

2017年09月14日 08:16    作者:    来源:四川新闻网    [纠错]

      

  礼州古镇民居多为清代建筑。胡小平摄

  古道明珠之凉山古道6

  青瓦粉墙的民居,拾阶而上的青石梯,苍翠的黄葛树……和巴蜀许多古镇一样,西昌礼州古镇也在山水的环绕与滋润中,道出了几许乡土深情的寄语。

  这里不仅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一大驿站,也是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由北向南的安宁河依偎在牦牛山下蜿蜒,千百年来滋润着一大片平原上繁衍生息的子民。安宁河谷平原作为四川第二大平原,稻粟飘香,瓜果甜蜜。

  一旁的成昆铁路复线分段施工,沿线的考古抢先展开。考古专家们眼睛都亮了:20余处先秦时期遗址沿河谷分布,说明距今4000多年前这里即有人类活动,安宁河流域新石器时代考古遗存的文化面貌逐渐清晰起来。更加清晰的是,一出泸沽峡谷,当人们翻山越岭、筋疲力尽地走到这里,眼前豁然开朗,发现安宁河流域串珠状盆地中最大的这块平原,越来越开阔起来。阳光也变得愈加温暖,明亮的光辉刺破天边的云层,西昌仿佛近在咫尺。

    

  礼州古镇的制高点,是建于明万历五年(1577年)的祖师殿,在今西禅寺内。

  1、"古韵犹存"

  风味小吃散落街巷

  礼州是西昌的“北大门”,是离西昌最近的驿站,换句话说,到达礼州,西昌也不远了。

  既然人类早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我们称西昌或者今天的西昌市礼州镇历史悠久,实在不足为奇。《元史·地理志》记载有文:“礼州在路西北,泸水东,所治曰笼么城。南诏末年诸蛮相侵夺,至段氏兴,并有其他。至元九年平之,设千户所。十五年改置礼州。”现存的礼州古镇,建于明代,从建筑特点完全可以看出明、清时期文化风貌和影响。登高俯瞰,古城池占地约1平方公里,初建系沙土夯筑,清乾隆时期重以砖石修葺。城池方正,墙高6至7米,墙厚8至12米,有城垛子600余个随城墙排列整齐。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礼州镇1995年1月14日被列为四川省级历史文化名镇。

  尽管规模小了一些,但礼州古城仍然是一个比较完整的四四方方的小城。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东为迎晖门、南为启文门、西为宝城门、北为迎恩门,四门对峙,十字开街道贯穿城中,古城内外有七街八巷,巷陌相互连接。最妙的是小城东部列着一条千米街,恰似左右两翅,活脱脱把一个小城,装点成了一顶“乌纱帽”,小城南北的两条护城河,恰似分坠“帽子”两侧的飘带;南北街衔接处的一座钟鼓楼,恰似一绺插在帽后的红缨,看起来,别有一番风貌。

  格局还在,簇新的建筑随经济的增长不断覆盖着历史的痕迹,特别是在古城的外围,居民的楼宇霸气地生长,外墙要么涂料要么瓷砖,与古城的气质和色彩都不般配,让人一下就看出新与旧的反差。当然,这似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钱真是一个怪东西,哪里是人聚集的地方它就会往哪里去。直到今天,礼州市肆井然,商贾云集,沿街大多数是各种摊贩,五颜六色包装的商品时刻勾引着人的眼睛和钱包。不一样的是,南来北往的人流,积淀起了南北风情、东西习俗兼而有之。特别是厨艺,夸张地说是味俱京、川、广、鲁、扬、海等六大菜系,色呈汉满蒙回彝五族风度;你也可以说这是我的想象,但好味道的小吃算名不虚传了,许多独到的品种,像王凉粉、郑醪糟、严糍粑、陈汤圆、周豆腐脑、赵洪酸汤面,陈朝相豆花饭等等,确实别有一番风味。西昌城里的人假日习惯驾车而去,就为了饱口福。外地自驾车的游客,也不会放过味蕾的召唤。如果有心,在游玩小吃之余,你还可带上一些土特产品,把细如银丝的手工挂面、香气扑鼻的太和豆豉带回去,与家人朋友共享。

  生活的滋味,串联起的是人间烟火。百姓对日常生活的热爱,使得小城的人性情绪得以长久的赓续。

    

  古镇上修葺古建筑的工匠,一丝不苟。

  2 、"古迹仍然"

  远去的往事凹凸触摸

  历史上,礼州曾七朝设县郡,五代置州所,有“蜀军安营驻戌,太平军筑台吊鼓,工农红军打富济贫”等史迹。如今的礼州镇地域内有三处古城,两处位于镇东郊大约一公里处的陈远村和田坝村东山角下,另一处就是今天的礼州古城。

  陈远村的汉晋古城遗址,土筑城垣,墙厚6米,残城垣高1.3米,四墙闭合,面积有1平方公里。城中曾发掘汉代陶片和汉五铢钱币等遗物。古城南、北、东三面,有战国至西汉大石墓、西汉中晚期土坑墓、东汉至魏晋砖石墓等分布密集,考古专家称,古城为汉代苏示县治地。

  元代古城遗址在田坝村,当地人称它为“新城”。依山傍水,自东向西地势开阔,宜人居住。城南热水河北岸有新石器遗址,城东靠云断山麓有战国至西汉大石墓;城墙土夯,南北长340米,东西宽260米。现遗址东、南、北三面城垣可见,西面城墙在20世纪60年代修建成昆线路时拆除。城内采集有元、明时期的瓷片,汉晋几何纹残砖。

  如果说,那两处遗迹给人的印象,因为时光的久远已经十分模糊的话,那么,改建于明洪武年间的古城,600多年来的往事仍可从时间的斑驳中依稀触摸。

  老人们记得早年古镇上的许多建筑,多以木构、土坯墙为框架,能够经受上百年风雨飘摇,和安宁河谷地带气候干燥有极大关系。

  拐过石板老街,仰头望,天空总是湛蓝色的,洁白的云朵轻轻地划过,仿佛与眼前这些落满历史尘埃的房屋,和着一首律动的音乐。

  钟鼓楼静静地伫立。三层阁台,六柱八角,雄伟壮观。魁星阁顶台正中为木雕魁神,东南北三面各悬一匾,东挂“魁联壁络”,北悬“苏示古县”,南书“亮善遗踪”。阁内装置鼓楼,八方爪角飞檐上翘,上端系有的铜铃,随风吹摇动叮当作响,清脆的声音远远地传向四方。

    

  坐茶馆,是许多人悠闲的生活。

  3 、"宁静古朴"

  礼州人的生活与世无扰

  钟鼓楼下为拱洞通道,圆顶天花板上有五光十色的雕刻绘画,巧夺天工。

  南北街尾栅门外半里许各修有一处接官厅,树碑记事。南郊场坝中筑造一座三层台的字库宝塔。此塔建于清道光庚戌年(1850年),塔上嵌有“乡规民约”等碑刻文字。

  明清时,礼州受宗教文化影响,掀起建庙热潮,各种寺庙至清末达45座。几乎街街都有宫宇,巷村有寺庙。如城内有祖师殿、关帝庙、川帝庙、城隍庙、观音阁、天上宫等;城外有玉皇庙、恒王宫、财神庙、文昌宫、万寿宫、忠烈宫等;城郊有佛祖殿、牛王庙、天王庙、五显庙、孔明庙、止水寺等。可谓各路神仙,各有时空。

  现保存较完好的文昌宫,位于城外南街,建于清光绪甲申年(1884年),坐东向西,宫宇气势辉煌,布局严谨,工艺讲究。纵三院,横三排,红墙筒瓦,古色古香。殿前院中修有大理石镶嵌的“拜阅台”,此两边左面钟楼阁下为“诵经厅”,右面鼓楼下为“习作室”,清末曾在此开办“亮善书院”。院坝南北两面厢楼直通戏台后面的化妆室,戏台顶为魁星楼。魁阁四面开窗,能饱览全镇胜景。

  午后,熙来攘往的人们,不慌不忙地在临街的茶馆里,聊天下棋。随意走进一家,立即有店主泡上茶来,旁边乐呵呵的几位老汉点着头打招呼。

  “在礼州镇的老街上,随处都是茶馆。”

  “没得事情,大家都爱到茶馆里耍。几乎每个茶馆人都多,一杯茶、一副牌、三五好友就能在这里坐一天。”

  “现在来茶馆的也不一样了,咋个喜欢自己抱着茶杯来,玻璃杯、保温杯、紫砂杯,反正是五花八门的,算是礼州茶馆的一大特色吧。”

  礼州不偏僻,108国道、G5高速公路、成昆铁路都从这里经过,离西昌青山机场10公里,西昌卫星发射基地每有卫星发射时,也总是让礼州感到颤抖……但礼州的悠闲时光,让我明白了凡此种种,好像也没有打扰多少礼州人宁静古朴的生活。

    

  古朴的院落。

  4、 "古朴院落"

  平稳安逸的身心居所

  日常生活中,繁杂而匆忙的人情世故,使我们错过了需要缓慢的时刻。在礼州,我们可以离开平常高速的车轮,静下心来,看着太阳一点点地西斜。

  就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宁静的日子足以使人陶醉。

  比如,在大院里的生活。最有名的是胡家大院,厅、堂、房、院、主屋、客室等布局讲究。尤以花园优美,园内红梅院、绿梅坛、腊梅台及一些名花异草,使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与它不相上下的,偏偏也是一家姓胡的祠院,昔有“礼州胡氏公园”之称,布局格致,疏密有序,殿重厢院,各具特色。

  北街杨家“水阁凉亭”,驻足亭前,微波轩然,阁亭倒影,似怡红院;夜上亭楼,镜花水月,悦目赏心,观池倒月,随波荡然。

  镇东山麓孙家大院,似“七星抱月”,周围小天井,中央大天井,四周高碉堡,高墙围房绕,竹木院内缭,庄严且朴实,气势威然,淡雅古朴。孙家大院对于镇上的人来说并不陌生,那里在解放后即由军阀庄园改立为当地唯一的高完中,几乎镇上所有人的中学都是在那儿念的。十几年前,孙家的后代要回了祖上的家业,中学迁到了镇边。遥望小山坡上的庄园,那儿已经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了,但它还是成了文物。

  民居、民院、寺庙、官署,在街面排列整齐,商业铺面次第延伸,门市铺面多有吊檐竖柱,街沿走廊可供人行。铺面后常为住宅院落或生产作坊。各街店、堂、铺面富于造型变化,多为二层,底面临街面装置木质活动铺板,铺板内为柜台。后院住房常置天井,内设花坛,利用天井采光,并形成徐缓穿堂风,使室内有冬暖夏凉之感。

  离这些大院不远的地方,更多的老房子已经杳无踪影,两三层的楼房清一色贴着白瓷砖,看上去多了整洁,但少了韵味。就像我至今还怀念曾经在另一个名叫美姑的小县城住过的、土得掉渣的土房子一样,我相信一定也有人怀念礼州这些看上去陈旧、却积淀美好的大院。

  当我从一家大院慢慢出来,走进午后的小巷时,前面有个小男孩吸引了我的视线,他边走边牵着手中的风筝,神情专注,仿佛外界的一切喧嚣都比不上他手中的东西重要。我从镜头里看去,风筝上漂亮的红纸映红了他稚嫩的脸庞。我知道,他这是要去放风筝了。

  那是我在礼州古镇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也是另外一些人仿佛梦境的午后。

【责任编辑:追风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