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四川 > 正文

【原创】云朵上雄鹰

2018年05月10日 16:32    作者:王春蓉    来源:蜀风网    [纠错]

图片来自网络

  【题记:至今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已整整过去十年。十年前,地震让北川遭受重创,灾区满目疮痍。十年后,“新北川人”奋发图强,一个崭新的新北川正阔步前行……】

  时光飞逝,庆幸一家又走过了十年,爸爸如今也六十好几,满头白发,额头深深的皱纹印证他走过的艰辛岁月,一双长满老茧的双手创造了我们一家人幸福的生活,虽清瘦,但他步伐矫健,在大山之巅穿梭如鱼得水,根本看不出像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

  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爸爸真的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家里哥姐共六个,他最小,九岁就被大伯分家,那时他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年迈的父母,由于家境贫寒,常年饥饱不匀,导致爸爸身体瘦弱,拮据的生活到使他养成了勤俭朴实的好习惯。

图片来自网络

  小时候,爸爸妈妈每天起早贪黑,在山上开荒种地,家里养的五六头肥猪和两三头黄牛就落在爷爷的肩上,我和妹妹放学回家完成作业,就去割猪草,喂牛,帮着做点家务。有时犯困,躺在板凳上便呼呼大睡,月亮升得老高,爸妈都还没回家。那时不懂事,总是抱怨,怎么会有那么多干不完的农活啊?怎么还不回家给我们做饭啊?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是不懂事。

  这些年供我们读书,家里也负债累累。师范毕业后,我到北川的一所镇中心小学教书,妹妹去了厦门,爸爸也第一次出了远门—去了山西的一家煤矿上班,活儿还算轻松,生活也算习惯。妈妈一个人留在老家。大家齐心协力,想尽快还清债务,也好松一口气。谁知,2008年5月12日这天,一声闷雷般的响声,黄沙漫天,北川山崩地裂,天旋地转,晴空万里顿时一片昏暗,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哭声喊声房屋倒塌声混成一片。一时间道路中断、信息中断、我们陷入与世隔绝的状态。

  地震当天,短短几分钟时间,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汶川地震,远在千里的爸爸得知家乡大地震的消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个从未在任何困难面前低过头的男人,竟然放声大哭起来,“我的女儿还在北川教书,现在是死是活呀?我要回家,现在马上要回家去!”当时爸爸来不及整理自己的行囊,就匆匆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下了车,看着到处都是抗震救灾的场面,爸爸更是心急如焚,回家的路断了,他就翻山越岭,徒手撬石,一路披荆斩棘。回到家,看到蓬头垢面的妈妈坐在堆满瓦砾的房前,崩溃的内心再次像洪水般爆发。他们相拥而泣,由于外婆当时在地震中遇难,妈妈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抱着爸爸大哭。爸爸说:“不哭,天塌了还有我!我们还要去找女儿。”

图片来自网络

  地震后第三天,他们就四处打听我的下落,看着一路路逃荒似的路人,行色匆匆,他们心急如焚,边走路边打听,一直到绵阳九州体育馆。找了几天,问了几天,走了几天,都没有半点踪影。爸爸鼓励妈妈说:“我们还有希望,不要放弃,女儿会没事的,她只是暂时失去了联系”,那几日,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熬过去的。

  就在地震后的第九天,救援部队打通了擂鼓到小坝的山路,我们几位家住擂鼓外的老师联系上了家人,决定步行回家。我能想象爸妈听到我还活着的消息是多么的激动与兴奋。

  5月19日早上四点,伙食团的大姐给我们三位老师准备了路上吃的东西,我们轻装上阵,踏上回家的征途,翻过了几十座大山,跨过了几十条小河,躲过了一劫又一劫的塌方,用了十八个小时终于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来到了擂鼓镇。第二日,在朋友的陪同下,我回到了老家,快到村口,远远就望见了爸爸的身影。我飞快转过身去,捂着嘴抽噎。眼前的这个老人呐!仅仅一周时间苍老了许多,他站在废墟上,佝偻着腰,用力地铲着残砖断瓦,身上的粗布衣服裂开了大大的口子,凌乱的头发变得花白,胡须长了一大截都没修理,那一刻,我的心仿佛被刀狠狠地刮着。爸爸认真清理着瓦砾废渣,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就在这时,三姑从地里回来了,看见我和朋友,激动地说:“哟,是春蓉回来了,真的是春蓉回来了!”说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爸爸猛的抬起了头,我看见他本来清瘦的脸颊又瘦了一大圈,黑色的眼圈深深地陷了下去。好想过去给爸爸一个拥抱,可是我怎么也迈不开腿,呆呆的站在那里,轻声地叫了一声:“爸,我回来了”,泪水便模糊了我的视野。他皱着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挤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连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妈妈和妹妹听到我们谈话也从帐篷里走了出来,我们面面相觑,都没说出话来。

  爸爸是一个不善言语,不爱表达自己情感的男子,他总是默默地为这个家付出着。这天晚上,我们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着团圆饭,听我讲述回家途中的生死经历。那晚大家都很高兴,爸爸也多喝了几杯小酒。

  一晃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也算幸福,我和妹妹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家里也盖起了两层的小楼房。债务也还清了。爸爸花白的头发变得雪白,但却精神矍铄,他每天还是早出晚归,总有忙不完的农活,从小长在大山,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大山的孩子,闲暇时候养养蜜蜂。一到夏天便上山挖重楼(中药),找天麻,一刻都没停过,仿佛还是几十年前那个身轻如燕、步伐矫健的“小伙子”。

  爸爸总是说:“我和你妈现在还可以自食其力,你们不要担心,现在你们孩子都小,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们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以后干不动了,还得你们管”多朴实的话语,每当听到这话,我的鼻子总是酸酸得,内心就深深地自责。本是享福的时候却选择辛苦的劳动,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工作呢?

  爸爸呀,你就像天空的雄鹰,在羌山之巅自由翱翔,你可是我们家的一座大山,你可是我们背靠的一棵大树。身体的健康,才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责任编辑: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