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关于“包衣”和“奴仆”的小知识

2017年07月14日 09:34    作者:橘玄雅    来源:新浪网    [纠错]

  

 

  一、八旗内的“奴仆”制度。

  八旗制度本身即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主仆关系”遗存,这是学术界的共识。八旗从建立的时候起,就可以被视为是汗王家族的“私属物品”。其中,“外八旗”为旗主之兵弁,“内八旗”为旗主之家臣,一内一外,都是要为旗主出力的。

  入关之后,出于打击旗主权力的考虑,“外八旗”对于旗主的义务愈发减弱,而“内八旗”对旗主的义务则减弱的不多,这才凸显出来作为“内八旗”旗人的“包衣旗人”的“私属性”。

  就算如此,清代皇帝还是经常在正式场合,普遍的将八旗整体称之为“仆”,特别是“满洲世仆”一词尤为常见。

  如乾隆八年上谕:

  朕为旗人生计,再三筹画,屡沛恩施。但念本年米价稍昂,又值年终诸物皆贵,八旗贫苦世仆,未免窘迫。朕心深为轸念,著加恩八旗各赏银一万两,分与满洲五千两,蒙古二千两,汉军三千两,令各旗查明实在贫苦之人,不论各甲喇、佐领,统计人口多寡,各赏银二三两。并著该部统等晓谕众人,勿将赏赐银两,妄行糜费,务期均沾实惠。又内务府三旗,亦每旗各赏银一万两,交内务府大臣等,一体查明赏赉。所有赏银著由广储司支领,即行赏给。

  又如咸丰四年上谕:

  本日詹事府少詹皂保,因署佐领图记谢恩摺内将伊名皂保缮写错误,当时交军机大臣等传伊辨认。不独不晓文理,且不识字,实属可恶。皂保身为满洲世仆,虽由文进士出身,亦应识认清字。且佐领事务,清字较多,皂保不识清字,竟将满洲根本甘于弃舍。皂保,著以庶子降用,其所署佐领图记,著该旗另行拣员奏署。

  故而,八旗本身存在的这种“主仆”关系,是毋庸置疑的。

  二、关于奴隶的界定。

  有人因为八旗存在“主仆”名分,就认为八旗包衣属于“奴隶”,这并不符合历史事实。

  一般学术上认为,清代的“奴隶”,指的是当时“良贱社会”中的“贱民”,大多是“户下人”。

  作为“户下人”,他们的特征是:

  1.没有法律的独立身份。尤其表现在户籍上,“户下人”没有独立户口,只是作为“附记”而存在于主人的户口之下。

  2.失去人身自由权。尤其表现在可以被主人进行买卖。

  3.法律上不将他们作为“良人”、“正身”看待。

  4.他们不可以参加科举。

  三、关于包衣旗人是否是奴隶。

  我们以(二)的四条标准来反观包衣旗人:

  1.拥有独立户口。包衣旗人属于旗籍的一种,法律上属于“正户”。他们还拥有自己的“户下人”。

  2.拥有人身自由权。包衣旗人作为独立户口,不可以被主人买卖。

  3.法律上,包衣旗人属于“良人”,也是“正身”,和外八旗旗人的待遇一致,都是“良人”待遇。

  4.包衣可以参加科举,自然也可以为官。

  所以说包衣旗人并不符合“奴隶”的定义。如果准确的形容的话,他们应该属于一种“有特殊义务的旗人”。

  四、关于包衣旗人和旗下家奴。

  很多人认为包衣旗人低贱,是因为没有将包衣旗人和旗下家奴区分开来。

  所谓包衣旗人,他们的主人是八旗的领主,这些领主即是“入八分”的宗室王公。换句话说,包衣所服侍的对象,身份最差的也是皇族内的“奉恩辅国公”家族。所以不存在一些问题里提到的“包衣会不会比主人身份高”。另外一层含义,也就是说,“包衣旗人”只存在于高级皇族的家庭里,一般的非皇族出身的旗人贵族,无论爵位多高,都是无法拥有自己的“包衣旗人”的。

  至于“旗下家奴”,即是旗人的“户下人”,他们是符合(二)的标准的奴仆。比如说钮祜禄氏出身的大学士和珅,其家有一个著名的“陈人”,即数辈在其家服务的“旧家奴”,后来当了他的管家,名叫“刘全”。这个“刘全”,即是“旗下家奴”的身份,而不是“包衣旗人”。

  五、关于包衣旗人的民族属性。

  有人说,“包衣就是战争俘虏的汉人”。这个逻辑并不准确,类似于“彩虹的颜色里有红色,所以彩虹就是红色的。”

  清代包衣旗人来源复杂,有满洲、也有蒙古、同样也有朝鲜人、汉人。其中,满洲、蒙古人丁的比例,可能要占包衣旗人的一半以上。我们所熟知的“满洲大姓”,如富察氏、钮祜禄氏、瓜尔佳氏、纳喇氏等等,都有旗籍为包衣的支系。

  比如说镶黄旗包衣的世家中,满洲出身的有那桐,姓叶赫那拉氏,正黄旗包衣的世家中,满洲出身的有毓俊,姓叶赫颜扎氏,正白旗包衣的世家中,满洲出身的有英和,姓索绰罗氏。

  所以说,包衣旗人里面什么族裔都是有的。

  六、关于包衣旗人的身份。

  有人说,“包衣出身,身份低贱,旗人贵族都鄙视他们。”这也是不对的。

  清代包衣是允许出仕的,而且有清一代有不少包衣出身的世家。

  以正白旗包衣为例。

  正白旗包衣,有“苏家”,姓辉发那拉氏,为正白旗包衣管领下人,家族出过大学士麒庆、内务府大臣俊启。又有“石家”,姓索绰络氏,为正白旗包衣管领下人,是清代旗人科举世家之最,五代七进士,尚书德保,其子大学士英和,其孙尚书奎照,三代进士,又三代一品。还有晚清的“崇蒋家”,亦是正白旗包衣管领下人,以大学士崇礼知名。崇礼的三个女儿中,有两位都嫁给了王府为嫡妻。

  这三家都是清中后期著名的旗人世家,而且都能算上旗人社会中的头等世家,都是王府结亲的选择对象。比如说晚清载涛的嫡妻就是“崇蒋家”的,也未见载涛鄙夷这位“包衣旗人出身”的嫡妻。

【责任编辑:东坡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