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古希腊古罗马的早期联邦制

2017年07月14日 09:46    作者:    来源:新浪网    [纠错]

  

 

  昨天谈到炎黄时期,其实属于早期联邦制时期,有些朋友可能误以为这是在为中国历史的发展找什么人为的证据。其实不是,这个早期联邦制,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

  或许换一个说法,此前我写了十几篇文章,介绍人类早期的文化、部族形态以及从游牧向农耕的变化,其实全都是指向一点,早期联邦制的必然性。

  大约在新石器时代的末期或者青铜器时代的早期,人类已经形成了诸多部族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局面,这些部族,都不是非常强大。当然,我无法说出一个具体的规模,但总体来说,不可能出现大到几十万人的规模。大概最多也就几万人,散居在一个相对的区域内。这个区域同样不大,估计也就相当于今天中国的一个乡。

  这些不大不小的部族实在太多了,他们确实是没有安全性的,人类的天性,会使得他们相互争斗,游牧部族是为了牧场,农耕部族是为了耕地。总之,上天把人置于土地上,土地就成了人挣脱不掉的宿命,人类世世代代,都会为了这个土地而无穷无尽地争夺。

  部族与部族之间的争夺残忍而又血腥,甚至可以说,没有哪个部族,能够成为最终的胜者。成为胜者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部族联合。这就是部落联盟最早期的动力。而在这种动力驱使下,早期的联合,一定是松散型的,往往因为利益,很容易被其他部族拆散。事实证明,几千年来,人类最善于玩的游戏,就是合纵联横。

  要对付合纵联横,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建立内部的权力结构制度。这个制度一旦建立,联邦制,就形成了。

  所以,并不仅仅炎帝黄帝时期是早期联邦制,古希腊古罗马,也是早期联邦制。

  今天的人,尤其是今天的某些中国人,对古希腊古罗马崇拜得五体投地。他们崇拜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不了解全世界都曾有过类似的制度,不了解中国的炎黄时代,也曾是类似的早期联邦制。认定联邦制是人类最好的制度,古希腊古罗马竟然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制度,岂不是太伟大太先进了?难道不值得崇拜乃至膜拜吗?二是认为古希腊和古罗马,已经是现代意义的国家,将今天欧洲或者美国的制度,认定为古希腊古罗马的制度。如果说,几千年前的古希腊古罗马,已经出现了今天的英国或者美国的民主制度,那是何其伟大?就算是出现了中国今天的制度,也同样是一件极其伟大的事。实际上,古希腊和古罗马,离现代意义的国家还差得远,和中国的炎黄时代一样,只是部落联盟。今天人类的政治制度,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抑或印度的、伊期兰的,都是经过几千年不断演化不断改进的,可以说,今天的制度,均是由当年的制度发展而来。但这之中的发展,差距就巨大了。

  当然,古希腊古罗马的联邦制,和中国炎黄朝代的联邦制,存在较大的不同。这种不同,我们以后再谈。今天,我们主要谈一谈古希腊古罗马联邦制的形成过程。

  古希腊和古罗马,在地理上存在很大的相似性,所以,这两个地方的联邦制形成的时间有差别,但地理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的,都属于半岛地区,周边几面环海,一面和陆地相连。在这样一个区域,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都无法更有效地发挥,世界上好像还没有出现过一个严格的渔猎文明之类的文化。但另一方面,在水路发达地区,确实存在一个极其特殊的现象,那就是商业的发达。

  无论是古希腊还是古罗马,均较早形成了独特的商业文化,并且由这种航海的商业文化(这种早期的商业文化,带有极其强烈的海盗文化特性),发展出了一种完全不同于农耕部族或者游牧部族的城市。

  因为商业发达,这类城市比农耕城市大得多,居民成分也复杂得多。严格说来,这类城邦,并不由某一个部族独有,他们形成了一个多部族混合居住和贸易的集散地。这样的地方,才更需要形成权力结构,否则,一盘散沙的情况下,他们不足以抵御周边游牧部族的袭扰。

  古罗马就更加典型,古代的罗马,是一个商业城邦,而其周边,散居着诸多游牧部族。要抵御这些游牧部族,保护自己的财产,他们必须团结起来。于是,他们形成了城邦,所谓城邦,也就是城市联邦。城市中一些较有实力的家族联合起来,形成一个权力结构。

  这个城邦形成后,比周边的游牧部族更为强大。其一,他们从事商业(相当一部分从事海盗),因而经济实力巨大。他们可以集中经济实力制造武器比如战船刀箭盾牌等,他们也养得起私人军队。其二,当然是他们更善战。早期的游牧部族和农耕部族,都没有严格的军队,部族中的男性,下马为民,上马为兵。所以,早期人类的战斗,更取决于个人的作战能力,基本是一群乌合之众。

  但城邦就不一样了。他们长期生活在船上,长期作为一个战斗群体存在,每时每刻思考的,是随时准备抢劫别人也要抵御别人的抢劫。所以,他们开始出现组织性,形成了统一指挥,有了战略战术,研究武器。

  比如中国人一直不理解一件事,火药是中国人发明的,却被欧洲人用来制造子弹炮弹?中国是农耕民族,农耕民族自给自足,更多想的是自保。欧洲是游牧民族,尤其后来古希腊古罗马的出现,将欧洲带入了一个商业社会,也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是一个海盗社会。他们更多考虑的不是自保,而是攻击。

  城邦强大了,便会向周边扩展,抢夺周边游牧部族或者农耕部族的地盘。无论是在战略战术还是兵器方面,游牧部族和农耕部族,都无法与他们相抗衡。所以,他们的实力越来越强,地盘越来越大。

  早期被夺来的土地,并入了联邦,所以,这个联邦会越来越大。

  但是,这种早期的联邦,是无法无限扩大的,最核心问题,是交通。联邦制需要一个实行早期民主的权力中心,在中国,这就是五正制加上四伯制。在古希腊和古罗马,就是议会制,再由议会选出一个执政官。

  此前,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其实,中国古代的炎黄时代,差不多也属于议会制。只不过,这种制度没有延续,后来也就没有统一一个名称。欧洲则不同,议会制一直延续下来。至于中国为什么没有延续这一制度,而欧洲却延续至今,我们在后面再讨论。

  议会是要坐下来议事的,议会的议员,就算不是每天坐在一起讨论城邦大事,也一定会举行定期会议。联邦越大,需要决定的事务就越多,议会的工作就越繁忙。这就决定了一点,议会成员,绝对不可能距离太远,否则,集中一次太不容易了。

  而事实上,无论是古希腊还是古罗马,他们的控制的区域越来越大,大到了罗马帝国鼎盛时期,可能比今天整个欧洲的版图还大。这时候,靠权力核心的议会制,根本不足以对整个区域实施有效控制,别说有效控制,就算是一般统治,都不可能。

  他们不得不采取一种办法,多种权力结构模式并存。有些地方实行的是议会制,有些地方实行的是君主制,还有些地方,设定为海外行省。

  从这种多权力结构的出现,便可确定一点,无论是希腊帝国还是后来的罗马帝国,必然失败。权力结构的先天不足,决定了权力结构的最终崩溃。这种权力结构,甚至还不如中国的诸侯制。

  当然,早期联邦制,一定还存在其他各种先天的缺陷,但我相信,最大的先天缺陷,就是地域限制。中国古代为什么实行四伯制?其实也是想突破这种地域限制,但很显然,这不是一种最好的权力结构模式。古希腊古罗马的多种权力结构并存,同样不是一种最好的权力结构模式,因此,这两类结构,最终必然消亡。

【责任编辑:东坡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