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古代那些千奇百怪的禁令

2017年08月09日 11:13    作者:陈益    来源:光明日报    [纠错]

  禁民间不得以金银为箔,禁人车及酒肆器用铜,禁河南畜牝马,禁大船,禁畜鹰鹞,禁绢扇,禁番香……看到如此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官府禁令,你是否觉得很琐碎很偏执很匪夷所思?

  还有比这更奇葩的。比如禁卖室石。“凡子女玉帛、羽毛齿革、珍禽奇兽之类,皆丧德丧志之具,今复回回诸色人等,不许资主人卖,以虚国用。”(《元史·脱欢传》载)禁瓷器。“禁江西瓷器,窑场烧造宫样青花自地瓷器,于各处货卖,及馈送官员之家”。“不许私将白地青花瓷器卖与外夷使臣。”违者凌迟处死,全家谪戍口外,知而不以告者连坐。(《实录》载)还有禁茶。“七品以上官其家方许食茶,仍不得卖及馈献;不应食者,以斤两定罪赏。”(《金史》载)至于酒,历代禁酿、禁酤、禁饮的诏令就更多了,不一一赘述。

  顾炎武先生《日知录之余》卷二,记载了林林总总的官府禁令。这些禁令出自历代典籍。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乎某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理,合乎某些统治集团利益的理。今天,我们从这些貌似怪异的禁令,却可以触摸逝去的岁月的脉搏。

   

  资料图

  金泰和五年,尚书省奏报:茶在饮食之余,不是必用之物。上下竞相饮茶,市井到处是茶肆,商旅常常用丝绢换茶叶,岁费不下百万,以有用之物换来无用之物。如果不禁止,耗费资财就太多了。金元光二年,省臣又奏报:茶叶出于宋地,并非饮食之急需,往昔商人用金帛去购买,白白耗费了。泰和年间曾经禁止。后来宋人求和,才作罢。兵兴以来,边民受利益驱使越境私易,恐怕会因此泄露军情,引盗贼入境。仅河南、陕西一带,一年中耗费民财三十余万。怎么能以有用之货而资助敌人呢?禁止就势在必行了。

  不难看出,禁茶诏令是在宋金交战的背景下颁发的。茶叶贸易本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一种手段,金人却偏偏从反面去理解。当时的经济衰落、物资匮乏已不言而喻。

  后唐明宗长兴元年,有官员奏请禁止车牛进入都城洛阳,不允许在天津桥来往,只能走旁边的道路。汴都(开封)专门有人手里拿着水罐子,洒在路面上,过车时可以避免尘土飞扬。这些记载,倒是透现了当年城市管理的状态。

   

  资料图

  《日知录之余》卷二,以较多篇幅载录禁兵器。从汉武帝到元世祖,历代对于兵器的管制是严苛的。“禁民不得挟弓弩”,“收天下兵器。敢有私造者,坐之……禁河以东无得乘马”,“制民间铁叉、搭钩、钻刃之类,皆禁绝之”,“禁弹弓、弩箭、神箭”,“军民之家不得私藏兵器,匿不首者,全家充军;造者本身与匠俱论死;其知情者亦连坐之”。

  冷兵器时代,官府所拥有的武器,技术含量并不高,很容易被民间获得。官府更难以给老百姓提供公共安全服务,只能发布禁令,严格控制武器,尽管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坊间传说,元朝时汉人、南人凡十户才可共用一把菜刀,这无非是为了证明元蒙统治者的残暴。由于历代王朝疆域广阔,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官府对于整个社会的控制往往是力不从心的。武器管制的种种禁令很多时候会大打折扣。当然,江湖大侠扛刀提剑行走于通衢大街的现象,多半是掺杂了小说家的想象。

  时代在进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往昔,已一去而不复返。联想到最近英国工党党首科尔宾为了与特蕾莎·梅在大选中竞争席位,赢得支持率,到处许诺给人们增加福利,增加四个公休假,甚至将取消学费。这至少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所谓政治往往体现在恩与威、弛与禁的取舍中。

【责任编辑:宁静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