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2018年02月11日 14:04    作者:曹蓉    来源:四川正道文化头条号    [纠错]

  【扬扬导读】故乡是什么?“故乡是离别故乡后清远的记忆,是总在月亮的晚上举头低头之间的思念,在雾里渐渐模糊了泪眼的回望。”回家过年,是中国人一年结束后最渴望和期盼的一次精神之旅、回乡之旅、寻根之旅。本文以独特的视角,动人的情感,书写作者内心对故乡的渴望,以精神的方式还乡。“有故乡的人,不会孤单。故乡使一个游子有了着落感,是我们一生不会孤单的理由。”是否引起你的共鸣?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没有故乡的人,是孤单的。

  每逢春节将至,这种孤单的感觉就会袭上我的心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寞。走在成都街头,看到奔逐的人群归心似箭,纷纷踏上回家过年的归程,往日人声车声哗然的城市突然安静下来,闪烁的霓虹里,美丽的玻璃帷幕透出的反光,映着孤单的影子,让我更深地体会了孤独,心里委实羡慕有故乡的人。

  忽然想到,到底什么是故乡?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归思难收?所谓故乡,它不在身边,而在远方。所谓故乡,它是你的愁绪,你一生萦系于心的情结,你的情感源发的河床。

  故乡是离别故乡后清远的记忆,是总在月亮的晚上举头低头之间的思念,在雾里渐渐模糊了泪眼的回望。它像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流,承载着人们的乡愁,挥之不去的碎影流年。

  你最早的呼吸,最初的芳华,都在那个叫“故乡”的地方。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它可能是你魂牵梦绕的一缕炊烟,一竿修竹,一朵白云;或是一棵街边老树下的一盏茶、一只飞来檐下筑巢的燕子……或是你曾在河里捉过的一尾鱼,曾顽皮地躲在一丛灼灼桃花后,与小伙伴捉迷藏的嬉戏;可能是你久违的泥土的芳香,坐在河边放牛读书的时光;可能是妈妈站在晨曦里眺望林间的双眸,父亲从日落的阡陌扛锄归来的身影;也可能是寂寥的满天星光,映在小桥下碧波里的一轮明月……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乡。我喜欢的故乡,应该是更接近的乡村吧?虽然我的家不在乡村,但我喜欢乡村的味道:宁静、淳朴、喜悦、安乐,像理想的桃花源。

  我喜欢的故乡在溪水最清澈、桃花最炽烈的地方,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阡陌。 

  这里林中有庐,鸡犬声相闻,男女老少悠然自得,不知秦汉与魏晋,不问今夕何夕。

  桃花源,是陶渊明的诗和远方。

  桃花源,是我们心中的故乡,最美好的样子。

  桃花源,是我们挥手离别后,寄望乡愁的出口。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我似乎没有故乡,桃源离我很遥远。家就在这座生活的城,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成邑、成聚、成都”的这座古老灿烂的城。

  如果故乡是一段记忆,我也可以从一段城墙、一条河流,一条老街,一次回眸,寻找一段历史、一种文化、一个故事、一段回忆。

  是的,我也有“故乡”的回忆:我的家在成都君平街,这条古老的街与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有关:严君平,西汉一代大儒、隐逸街巷的民间道家学者、大辞赋家扬雄的老师。他一生精研易学和老庄,在中国的文化地位很高。君平街是严君平读书授徒卖卜的地方,我便在严君平所在的这条街上唱着童谣长大;在八旗子弟安居的青瓦白墙的宽窄巷子上学,在浸染过薛涛诗笺的清澈的锦江河畔读一行行诗句,在庭院天井的一隅树荫下,坐在一张小板凳上,翻开一本神话连环画,安享童年的光阴……

  那时候,我心目中最高的山,是我家屋后人民公园的假山;最宽阔的河流,是穿城而过府河和南河交汇的锦江;我最爱去的地方是陆游诗中“二十里路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我最敬仰的地方是“锦官城外柏森森”的武侯祠;我最频频回望的是杜甫草堂的茅屋;我最想倾听的是相如在琴台路为文君弹奏的那一曲《凤求凰》……

  我的城,没有乡村宁静的田野,没有青瓦上的袅袅炊烟,没有夕阳里依稀莫辩的牛铃声,没有开满山坡星星点点的野花,但我仍然感到骄傲,两千多年前,这座城就在这里,像那只金沙太阳神鸟一般,迎接我的来临。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宽窄巷子 李智勇摄影

  我不是没有故乡。我的故乡在两千多年前的成都,这里留下了老子骑青牛来到青羊宫传道的飘然身影,留下了扬雄的赋,相如文君的琴台,留下了刘备的汉昭烈庙、诸葛亮的武侯祠,留下了杜甫的草堂、薛涛的诗笺,还留下了蜀后主孟昶遍植的满城芙蓉……

  我不是没有故乡,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那个永远的所在,是我心中的地方,也是我心灵回归的地方。那接近辽远与想象的天空,承载升起与降落的大地,与万有的大化,每一条河流,是我,是我们每个人灵魂皈依的故乡。

  我无须向古籍去体认“三秋桂子”的故园,无须向唐诗宋词去翻阅“十里荷香”的故园,也无须向陶渊明去印证桃源何处,我灵魂皈依的故乡就在这里,在我的内心深处,人生行路处的水泽,安放着。我芬芳的乡愁,在每一寸土地上拔节生长。

  红尘紫陌,遥远而近在咫尺。

  你来,故园就在眼前。你去,故园便留心底。

  但是,我仍然羡慕回家的人,仍然愿意去爱一个有故乡的人。那样,我也有另一个故乡。而在过年的时候,让我可以与你一起踏着青草,穿过两岸的河流,看陌上花开,缓缓归矣。

  有故乡的人,不会孤单。故乡使一个游子有了着落感,是我们一生不会孤单的理由。 

  

  本文选自曹蓉散文集《赴一场人神之恋的爱情》 

  作者曹蓉:中国作协会员,出版多部著作。其散文被读者称赞为“诗化的美文。” 

  曹蓉|散文:过年,我以精神的方式还乡 

   曹蓉散文集《赴一场人神之恋的爱情》

【责任编辑:戎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