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原创】时光静好,何不温柔以待

2018年04月16日 16:59    作者:节节草    来源:蜀风网    [纠错]

   

    脑海里,总有一树开得灿烂的桐子花,纯净而耀眼,时时诱惑着我前去赴约。趁周末阳光正好,一个人驱车自由前行。 

  离开小城的熙熙攘攘,拐入蜿蜒的山间草油路,空气一下清新起来。打开车窗,一任山野的风在车内横冲直撞,肺泡里藏匿太久的废气一下被挤压得无影无踪。路旁苍翠欲滴的树木嫩得直逼人眼。放慢速度,自由地缓慢前行,眼睛则贪婪地在路旁逡巡:火棘低矮的枝头点缀着小米大小乳白色花蕾;荆棘花则开得放肆而绚丽,一串串、一簇簇白色的花朵如山间瀑布,这儿一丛,那儿一团,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胜过任何进口香水;几朵走错季节路口的格桑花率性地侵占了春的一隅,迎着太阳倔强地扬起笑脸……转过一个山口,一树紫色的花立即闯入我的眼帘:泡桐树!我的心脏瞬间漏跳半拍。本来是冲着桐子花而来,没有想到竟然能在石垭山口遇见童年的泡桐树。难道真的是心有灵犀?想起昨晚送一位朋友回家,我说起想去看桐子花,她问我是不是梧桐树,我装作内行地告诉她几种植物的区别:中国梧桐就是传说中能引来金凤凰的树,木质非常好,是制作古琴的最佳材料,秋天勺子状的叶片里有豌豆大小的梧桐果,果实可以吃,也可以榨油;法国梧桐是世界上著名的行道树,在我国公园和行道两旁可常常见到,树干高大,果实球状,不能吃;还有就是泡桐树,成长特别快,但树干中空,木质很差,用途不大,夏夜树叶上往往落满了一种叫“夜屁虫”的昆虫,一夜过后,树叶便只剩下叶脉……没想到昨晚才提到的泡桐树今天就真实地出现在面前,好大一棵呀,树干在路旁挺立,枝丫却斜伸到公路上方,一串串喇叭样的紫色花折射着阳光显得格外耀眼。车从树下缓缓驶过,有紫色的花朵掉到车顶,我且把这当做是它与我打招呼的方式,我则回它一个灿烂的笑脸。 

  继续前行,终于见到梦中的桐子树,就在那向阳的路旁山坡上,几株桐子树花开正艳,美得完全可以惊艳一段时光,小喇叭状的单层五瓣白色花儿五、六朵依偎成一簇,鹅黄的花蕊,花瓣上还浸染着橘红色细丝,是那样高贵而潇洒,丝毫不沾染任何脂粉气。花香很淡,含蓄悠远,不俗不媚。远远望去,犹如枝头停歇满了振翅欲飞的蝴蝶。“穷人穷人你莫夸,三月还要冻桐子花”,古老的歌谣从记忆深处走出来,桐子花开在民间谚语中往往与倒春寒紧密相连,今天却阳光正好,太阳均匀地在每一朵花上都涂抹上金色的颜料,连已经落到地上的也不放过,于是,无论枝头绽放正艳的还是凋零地上的,每一朵花都显得脱俗而洁净,不沾染任何人间烟火。拾一朵落花,我却期待着秋天那一个个桐子。我闭上眼睛也可以说出桐子的好几个功能:未成熟的桐子可以在中间插一根竹签当陀螺玩;青桐子粘性特别好,用刀把一头切开,马上会冒出汁液,那汁液可以替代浆糊糊墙,并且不会长虫子;成熟的桐子剥开后就是雪白的果肉,果肉含油量很高,不能吃,吃了会引起腹泻,但可以榨油,也可以直接点燃,只是那烟特别浓,熏得人眼睛难受…… 

  静静在树下石头上坐下来,斜斜偎依着树干,耳畔是蜜蜂嘤嘤嗡嗡的歌唱,眼前是如黛青山,还有点缀其间的各色花花草草,偶尔一只蛇尾雀鸣叫着贴着身子飞过,只留给我一个矫健的身影。闭眼,一阵风吹过,桐子花如雨沙沙飘然零落,在这山间显得格外的寂静与圣洁,令人心中顿时归隐般的平静。 

  时光如此静好,何不温柔以待!时光如此静好,我愿温柔以待! 

【责任编辑: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