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    农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古韵 > 正文

【原创】小镇随笔

泸州市龙马潭区胡市镇
2018年12月05日 18:08    作者:李永宣    来源:蜀风网    [纠错]
  濑溪河与沱江在胡市相会,随后便注入万里长江。胡市一直以来,水陆交通商贸发达。明永乐年间,因胡姓人家在此设立渡口、市场及交通物流而得名。隆纳高速又把它与中心城区连成一片。

  稻香鱼肥果美 

  胡市属于浅丘地貌,两水带两山(濑溪河、沱江和山、兰花山)。土地肥沃,气候适宜,物产丰饶,种养殖业发达,终年稻香鱼肥果美。在沱江和濑溪河边,稻田与鱼塘星罗棋布,仿佛仙女项链上撒落的颗颗珍珠。春天,金山的龙眼和兰花山上各种果树开出艳丽的花朵,“赤金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中舞”,让人心旷神怡。秋天,遍山的果实透出诱人的醇香,吸引着游客纷至沓来。北宋苏轼诗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我也好想吟诵“日啖龙眼三百颗,不妨长作胡市人”。做诗人的感觉真好! 

   热闹的集市 

   农历三六九是赶集的日子。每逢赶场天,商家便早早开门迎客。啥买卖都有:农贸市场的干货海鲜堆积如山,家电商场一应俱全,超市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传统的老把式也有:铁匠铺每天叮叮当当,榨油坊排起长龙,烤酒坊烧酒醉倒八方,江湖艺人使出各种杂耍。吃货们也从不闲着,从担担面到猪儿粑,从小笼包到肯德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爱。赶集的人络绎不绝,有从江阳区过江来的,还有很多城里人,他们是来买土鸡土鸭的。集市接踵摩肩,水泄不通。赶集的、回家的、乘车的、坐船的,各自东西,交通于途,仿佛《清明上河图》里面繁华热闹的汴京。 

   印象最深的还是街口缝补人和黄五茶馆。每到赶场天,总有六七个背着缝纫机和补鞋机从乡下来的人,有六七十岁的老翁,也有二十出头的幺妹。天不亮就到了街口,头上带着照明的小电灯,开始缝补衣服和修理鞋子。这种勤劳认真劲真的让人很感动,花费大半个时辰补一双鞋子只收一两元钱,比城里擦双皮鞋还便宜。黄五茶馆共有3间临街茶房,从早上到傍晚,茶客不断。他们彼此很熟悉的样子,见面就聊天,很少见喝茶的人打牌,都是些摆龙门阵的。以前在法院工作的时候,经常到北京出差,也见过北京的侃爷。他们侃大山都是一副天大地二我老三的样子,还当是在天子脚下皇城根儿,颇有些哗众取宠。这里的老乡摆的都是些家长里短雨晴丰欠的家常事,更显得淳厚质朴。其实,喝茶已经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一杯盖碗茶,多少人情世故、风雨沧桑尽在其中。有一副对联是这样写的:“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劳身苦,劳心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茶是浓缩的人生! 

 

  江上打鱼人 

   走出场口,就是濑溪河和沱江。江畔绿树成荫,游人如织。因为靠近大江大河,这里生活着一群职业打鱼人,他们有的是夫妻,有的是兄弟,有的生活在岸边,有的生活在船上。夜晚,渔火点点;清晨,渔网片片。鲢鱼、鲤鱼、江团、水米子、黄辣丁,各种野生鱼成就了泸州人的口福。这些打鱼人或三五成群,或独来独往,忙忙碌碌,随打随卖,岸上常常有等着买鱼的人。一派生动活泼的劳动情景,让我不由想起了北宋范仲淹的《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这是多美的一幅画卷啊! 

  我的家乡在四川达州,地处大巴山南麓,也是一个山清水秀,美丽富饶的地方,就像胡市一样。“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其实,在我心里,胡市早就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清晨,我又来到了江边。岸上,一群系着红领巾的学生燕子般飞来飞去,焕发出蓬勃的朝气。江上,一位老者久久凝望着东流的江水,是在感叹逝者如斯,还是在心潮逐浪呢? 

  耳边不时传来熟悉的歌声:“儿时有个梦,白马化作龙。龙游碧潭中,遨游大江东......。千年水码头,做着新的梦。一港通天下,吞吐势如虹。......江水有多长,梦就有多美,龙马奔腾,长江万里伴我梦飞扬。” 

   

【责任编辑:川君】